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东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方正卷入IPO受贿费灵科思研发后劲堪忧

科思,方正,后劲,研发,费灵,IPO时间:2021-05-03 23:17:45浏览:169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R&D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人员在FLICKS中的比例不到21.96%。中专及以下学历者93人,比本科及以上学历者多40%以上。

创业板主要服务于成长型创新创业企业,支持传统产业与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深度融合。虽然和科技创新板不完全一样,但创业板的定位却反复提到了一个“创新”。

对于要在科技创新板和创业板上市的需要创新的公司来说,最重要的是R&D能力。

据《国际金融新闻》记者介绍,深圳飞凌科技通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凌科技”)虽然有296名R&D人员,但整体学历不高,只有20%的人具有本科以上学历。

此外,与Philingex有着悠久历史的陈启兴向创业板董事会成员行贿。

R&D中学工作人员占很大比例

据了解,FLICKS的主要业务是网络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主要包括交换机、路由器和无线产品。

2018年至2020年(以下简称“报告期”),FLICKS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03亿元、10.4亿元和15.13亿元,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分别为984.31万元、5507.08万元和9619.48万元。从产品来看,FLICKS的运营收入大部分来自switch产品,报告期主营业务占比分别为67.71%、77.98%和78.74%。

FLICKS的业绩主要靠新华集团有限公司,相关销售额分别占FLICKS运营收入的84.79%、87.55%和80%。

此外,2020年底,虽然FLICKS的R&D人员达到296人,占员工总数的22.53%,但R&D人员的整体学历并不高。

记者发现,在FLICKS的所有员工中,只有65人具有本科以上学历。在这65人中,也有非R&D的部门,如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李瑜,他拥有法律硕士学位。换句话说,在FLICKS中,R&D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的人员比例不到21.96%。

FLICKS的所有员工中有138名受过大学教育,即使他们都是R&D人,在FLICKS的R&D员工中,有93名受过中学或以下教育,比学士或以上学位的人数至少多43.08%。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R&D人员和R&D费用的计量是否准确也是监管部门近期关注的焦点之一。比如最近终止审计的瑞信威、光华科技、钟超股份、中科京商,都被监管部门问过相关问题。

其中,监管部门要求瑞信威说明,R&D部门和R&D人员的具体定义标准,与客户定制芯片设计服务业务相关的支出是否计入R&D费用,R&D费用的增减与公司报表所列的差异及原因。

创始人卷入贿赂

从股权结构来看,飞凌科技的实际控制人是陈,目前控制公司42.77%的股份。FLICKS的第二大股东是陈,持股比例为23.68%。

虽然两人都姓陈,但陈Xi和陈龙发没有血缘关系。陈的父亲是上市公司精密的实际控制人陈启兴。

除了女儿持股比例高之外,陈启星的姐姐和侄女也拥有FLICKS的股份,三人的总持股比例高达29.99%。如果加上2020年11月陈启兴的妻子宣润兰和女儿陈转让的股份,陈启兴的亲属在2020年11月前将持有FLICKS 34.74%的股份,距离实际控制人陈不远。

有什么秘密?

设定在FLICKS成立的1999年4月。作为FLICKS的创始人之一,陈启兴曾经拥有FLICKS一半的股份。之后,陈启兴开始淡出FLICKS,到2001年8月,陈启兴不再是FLICKS的股东。

不过,飞凌克斯和陈启兴也不是完全没有关系。2005年8月至2015年6月,飞凌科技的实际控制人是陈启兴的小舅子舒智莲。舒智莲去世前,2015年7月,他将最大一部分股份转让给陈启兴的女儿陈,是舒智莲转让给妻子和女儿的股份的4.19倍。

有趣的是,以陈启兴为董事长的常颖精密在此期间申请创业板IPO,并于2010年成功上市。

八年后,也就是2018年7月,此时FLICKS已经将IPO申报稿提交监管部门审核。在申请草案中,FLICKS披露常颖精密是关联方。

但之前上市时,常颖精密并未认定飞凌科技为关联方。

对此,深交所致函常颖精密表示关注。但常颖精密在上市近八年后才给出相关理由:在IPO尽职调查中,陈启兴并未透彻理解“近亲属”的法律含义,因此舒智联及其投资的公司未填写关联方调查表,导致飞凌科技未能作为关联方披露。

常颖精密于2018年7月24日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两天后(2018年7月26日),正在创业板进行首次公开发行(IPO)的飞凌科技选择终止审核。

此外,2019年下半年,震惊金融界的孙晓波案,对陈启兴IPO中的行贿行为进行了宣传。

常颖精密开始会议时,孙晓波和韩建民都是审计委员会成员。

根据判决,2010年6月,精密董事长陈启兴安排首席财务官高负责公司上市事宜。高在朋友的帮助下联系了韩剑芬,然后给了他2万块钱求助。

2010年6月,常颖精密在公司开会前一天,在北京金融街附近的一家茶楼里给了孙晓波10万元,以便IPO申请能通过选委会会议的审查。请他在考试时处理好。

但对于第二大股东、创始人之一的父亲陈启兴参与IPO受贿一事,费灵科斯在声明中并未提及任何内容。

关于与陈奇之星有关的事件是否需要披露,以及公司之前为何终止审计,记者向飞凌科技发送了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主基金加仓列表实时更新,在APP >中免费观看;>。

(文章来源:《国际金融新闻》)


以上就是东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方正卷入IPO受贿费灵科思研发后劲堪忧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晓维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