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中兴的股市:我十年的投机经历 每日一股

投机,股市时间:2021-01-31 13:37:57浏览:143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中兴的股市:我十年的投机经历

我2004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犹豫了很久写不写,决定给母校抹黑),本科出来了,学的是商科,不是金融。

找工作的时候到了现在的单位,做了很多事情,大概是接触了财务。说起来有意思,当时的申请人据说大部分都是金融或者金融专业的,而我是一个不多见的非专业毕业生,据说只有我一个人有四级。我没有考六级。非典发生的时候,我以为世界末日到了,那么考六级有什么用?开个玩笑(忘了说了,我是文科生,文笔又臭又长)。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聘用我,但面试中让我开心的一点是,我准确陈述了这家公司持有的股票、数量、成本、开仓时间、运营趋势.....现在这些都是小事,呵呵,公共信息能找到吧?(重庆大学金伟:细节决定成败)

一直在学校玩(母校…我错了),当然后悔毕业后浪费了青春。除了在学校玩,我还喜欢做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情,股票就是其中之一。但那时候我并没有花那么多精力在炒股上。更准确地说,我只对这件事感兴趣。时不时的在图书馆里找一些股票或者金融类的书来学,有的学的很深,有的学的很随便。我看的比较认真的有《日本蜡烛图技术》《炒股回忆录》等。,还有我高中买的一本关于坐在村子里的书(这本90年代的书是我目前为止读过的最好的关于坐在村子里的书,虽然里面没有图片)。脑子有点开窍,但很奇怪的是从来没想过去尝试。可能我更感兴趣的是搞清楚,而不是赚钱。

直到快毕业的时候才尝试做一些股票。前几天搬家,发现了一些2002年到2003年的投资日记。我想那是我成为投机者之前进步最快的时候。

总之,当时我学的是资本运动和技术。

第二,十年的开始——首先了解基本面

我是04年开始工作的,这里的工作比较杂。前面已经说了,有些和证券投资有关,没什么好说的。但是作为一个金融行业的外行,我确实在这里学到了一些东西。当然,对我来说可能是一个新世界,对基金经纪人私募的朋友来说太幼稚了。

工作前对技术分析的理解比较混乱。当时我刚刚用了大智慧(现在又回到了古代的通信信)。我还根据平均成本和量价关系设计了几个指标。有一次去东二环的一家基金公司开会,发现台湾省的基金经理在解释市场为什么在某种程度上停止下跌时用了一个完全相同的指标(没错,基金也用技术分析,不丢人。)有跳去其他机构做债券交易员的朋友说,你设计的这些东西说明你可以像基金经纪人一样跳去做交易员。不过想了想,如果天天炒股,视野有点窄,现在这个单位还是挺好的。当时有点沾沾自喜。但那时候大概是对自己比较无知吧。

虽然毕业前在网上看了一些机构写的研究报告(当时的研究报告比现在的艺人差很多),但对基本面了解不多。

我上学的时候坐在一个村子里学的书留下的思维模式,不管是基本面、题材还是什么,都是虚幻的巴拉,操纵资金或者资金的运动才是根本。

然而,在2004年工作后,我接触到的像基金经纪人这样的人,大多数投资者都在谈论基本面。有时我参加一些这样的晚宴,却对他们在谈论什么一无所知。他们会漫不经心地谈论一些公司的基本面。在我看来,当时的这些分析简直是无微不至,糟糕透顶,就好像一家航空公司的空乘所用的按钮成本都是他们掌握和跟踪的...

我对此一无所知,就像个白痴一样,和我过去学到的东西格格不入。这些东西有什么用?这些东西怎么用?这个问题不容易理解。

但我记得李佛魔说过,他不会拒绝学习任何与推测有关的东西。我也这么认为。从我当时的思维模式来看:好吧,既然你的剧是这样的,这是你讲故事的开始,那我也要学,不然我要么听不懂你讲的故事,要么就是迷信,我总要自己判断吧?揣测这种事情,毕竟谁也不能靠,必须用自己的脑子而不是耳朵(这是我当时的想法,不过前阵子看到的。我也觉得相信不认识的专业人士是有道理的,但前提是我相信别人,但我得有自己的应对方式。这个我是从期货市场学来的,后面会讲。

总之,前两年看股市,投资是技术,学习是基础研究和经济研究,很纠结。我不知道如何将两者结合起来。一边的声音是,技术分析,资本运动,坐在一个村子里。另一边的声音才是根本。


以上就是中兴的股市:我十年的投机经历每日一股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晓维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