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春晖投行在线」沈建光:这轮宽松的货币政策应该如何收回

建光,货币政策,宽松时间:2021-04-09 12:20:56浏览:180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今年,为了对冲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中国人民银行大力创新政策工具,将巨额资金和信贷与精准滴灌相结合,稳定了实体经济和资本市场的运行。今年前10个月,社会融资和信贷分别增加31.04万亿元和16.95万亿元,货币政策保持较高水平的宽松。

然而,在我看来,中国继续保持高度宽松的必要性已经降低。至少有四个迹象表明,央行在特殊时期采取的特殊应对方式已经转向,未来宽松的货币政策将逐步退出:

首先,中国高层官员开始频繁喊“政策退出”。前财政部长楼继伟在11月13日的讲话中明确表示,虽然“放松政策在全球范围内退出为时尚早”,“中国经济复苏遥遥领先,是时候研究一些货币政策在早期有序退出了”。中国央行行长易纲和副行长刘国强最近都谈到了“特殊时期的政策退出”问题。后者认为“退出既是必要的,也是必要的”。随着经济复苏的稳步推进,中国政策当局就“政策退出”达成共识,频繁叫嚣本身就传达了一个相对清晰的信号。

其次,10月份的社会融资和信贷数据显示出边际紧缩的迹象。10月份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增加6898亿元,低于预期。除了正常的季节性调整外,居民短期和中长期贷款表现均不佳,这与近期房地产融资监管收紧、抵押贷款和消费贷款审计收紧、住房销售降温有关。社会福利仍高于去年同期,但今年政府债券发行额度已接近完成,剩余月份对社会福利的支持将明显减弱;目前,社会融资已提前两个月完成易纲行长预设的年度交付目标(30万亿元),年内空间已经有限。预计未来社会融资存量增速将逐渐下降。

第三,市场利率中心自6月以来持续上涨。上半年,央行通过整体降RRR、再贴现、再融资等工具向市场注入大量流动性,资金极其充裕。R001曾在4、5月份下调至0.75%左右。6月以来,货币政策逐渐从前期的“极度宽松”转向结构性发挥和精准滴灌。央行通过引导金融体系盈利,同时在公开市场上保持谨慎和控制流动性,促进了实体融资成本的降低。截至11月初,市场利率中心较前期明显上升,R001和R007均升至3%左右,无风险利率10年期国债收益率逼近3.3%,银行间存单发行利率自6月份以来也一路攀升,目前3个月的品种已升至3%以上。

四是金融监管更加严格,实体导向不断加强。疫情爆发后,政策明显加大了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支持,但部分实物贷款违规改变资金用途,直接或间接投资房地产(结构性存款、理财产品等)。)的各种形式;作为首付的非法信贷进一步煽动抵押贷款。6-9月,全国新增居民中长期贷款约6000亿元,深圳、宁波等热点城市房价快速上涨。在这种情况下,监管部门迅速发布了“三条红线”规定,并指示一些金融机构收紧抵押贷款配额,旨在遏制金融混乱,冷却住房市场,减少房地产挤出真正的金融资源。其他监管行动也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比如央行和保监会联合发布《互联网小额信贷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未来银行与互联网公司的联合贷款业务将面临全面的压力下降,这也是值得关注的。

特殊时期的宽松货币政策确实出来了。最近信贷结构不断优化。6-10月,企业中长期贷款占金融机构新增人民币贷款的比重明显上升,小微企业贷款和工业中长期贷款努力明显;融资成本也大幅下降。9月份,企业贷款利率为4.63%,同比下降0.61个百分点。新发放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平均利率4.92%,比去年12月下降0.96个百分点;10月份的经济数据显示,中国实体经济供需双方继续改善,复苏趋势保持不变,其中出口链依然强劲,工业和服务业生产相对强劲,制造业投资连续三个月恢复正值,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也稳步回升。

关键是怎么戒掉。目前,中国的货币政策框架正在从数量控制向价格控制转变。在经济低迷时期,仍然严重依赖量化工具,货币政策“易松难紧”的问题依然存在。因此,政策应防患于未然,审慎评估,提前做出相应的政策过渡安排,平衡稳定增长与风险防范的关系。在我看来,退出这一轮宽松政策至少要注意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从实体经济的角度来看,货币政策不应该立即改变。虽然最新数据显示中国经济复苏持续好转,但仍远未达到疫情前的正常水平。特别是10月份的社会零复苏速度仍比上个月慢,中小零售企业仍面临较大压力。消费复苏后劲是存在的。不确定性;10月份财政存款增加说明资金使用效率不足,第四季度储备项目不足、财政预算向减税和民生支出倾斜等多重因素可能拖累未来基础设施增速;前期对需求侧起到重要支撑作用的房地产投资,可能在监管和融资收紧的情况下,增速见顶,短期内出现转机。在不久的将来,扩张性的短期需求管理政策仍然有用,但它应该更加集中,用于保护居民就业、基本生计和中小企业。

第二,要对一些特殊政策做出合理的过渡性安排。特殊时期政策主要是中小企业分期延期还本付息和金融系统盈利政策。前者为广大企业提供短期流动性支持,对冲疫情不利影响,后者是今年降低融资成本的主要切入点。前10个月,金融系统实现利润总额12500亿元,其中一半直接通过降息实现。为了避免上述政策退出可能带来的企业资金链断裂、银行不良贷款上升、实体融资成本上升等不利影响,有必要对一些特殊政策进行合理的过渡性安排。例如,特殊再融资再贴现和中小企业信用贷款支持工具应在一段时间内继续发挥作用;如果由于成本运营的压力,金融系统无法维持现有的盈利规模,可以考虑及时进一步降低LPR,以抵消其影响。

第三,我们应该密切关注金融体系的脆弱性。今年实体经济板块杠杆率大幅上升,6月底达到266.4%,比去年年底大幅上升21个百分点;从相对变化来看,政府和企业部门的杠杆上升相对较快,扩张性的财政货币政策在稳步增长的同时必然加剧金融体系的脆弱性;近日,AAA级国有企业债券集体违约引发信用债务危机,说明当前市场信心不足。

在上述情况下,尤其需要把握好政策退出的节奏和力度。楼继伟在讲话中已经指出,“当流动性过剩需要恢复时,就存在着债务泡沫可能被戳破的风险”,“要把握好政策退出的节奏,使经济复苏时不会发生债务危机”。历史上有很多次货币政策收紧对经济和市场产生了影响。比如2007-2008年的货币政策收紧,使中国经济在次贷到来之前面临更大的下行压力,2011年和2013年的“货币短缺”也发生在货币政策收紧期间。

目前,中国实现快速“降低杠杆”是不现实的,但货币政策中风险防范的权重应逐步提高。尤其如楼继伟所说,“要防止企业和居民的杠杆率上升太多,最重要的是继续降低金融业务的杠杆率”;我认为,明年要抓紧新资产管理条例过渡期到期的影响,重点监管房地产、金融科技(联合贷款)、政府隐性债务。


以上就是春晖投行在线沈建光:这轮宽松的货币政策应该如何收回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晓维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