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深证成指」2021年,各大央行将继续实施超宽松政策

宽松,央行,政策,2021时间:2021-04-15 02:36:10浏览:203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2020年,各大央行已经结束了利率讨论。今年以来,世界各大央行货币宽松规模空前。以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为代表的央行上一次会议透露,主要央行货币政策宽松的基调将贯穿明年,并将持续相当一段时间。未来各大央行货币政策正常化需要时间。

主要央行“放水”洪水

2020年,各大央行的货币政策宽松是史无前例的,主要是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突然爆发使世界经济陷入了深度衰退,这一年不可能走出衰退的泥沼。

由于疫情影响,全球经济活动中断,恐慌引发大规模市场抛售,国际金融市场剧烈波动。3月份美国股市四次触发导火索,历史上未见,很多股市也触发了导火索;4月份,在原油市场上,美国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一度跌至-37.63美元/桶,首次收于负值。

以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为代表的央行实施了前所未有的超宽松货币政策,向市场注入流动性,稳定流动性困境,为家庭和企业提供信贷支持,从而避免了全球金融市场的强烈波动,引发更广泛的经济动荡甚至危机,避免滑入新一轮金融危机。

3月3日和15日,美联储两次降息150个基点,将联邦基金目标利率下调至0-0.25%。降息的幅度和幅度超过了市场预期和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的水平。随后,美联储宣布将从3月26日起启动无限制量化宽松政策,同时重启次贷危机期间的货币工具,向市场释放大量流动性。此外,美联储还通过贴现窗口和定期贴现窗口直接向银行提供短期信贷,以维持银行的流动性。

美联储(Federal Reserve)、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日本银行(Bank of Japan)、英格兰银行(Bank of England)、加拿大银行(Bank of Canada)和瑞士国家银行(Swiss National Bank)也联合宣布采取协调行动,从3月23日起,通过美元货币互换协议,进一步增加全球市场的流动性。

8月,美联储宣布修订货币政策框架,将就业指标置于更加重要的位置。此外,将通胀评估改为“平均通胀目标2%”,允许物价“在一段时间内”上涨2%以上,更加注重经济复苏的可持续性和全面性,对通胀的容忍度略有提高。

实行负利率的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在货币政策宽松方面的选择相对有限,主要是扩大量化宽松的规模。

3月,欧洲央行推出紧急抗疫债券购买计划(PEPP)。6月,欧洲央行将PEPP购买规模从6000亿欧元扩大至1.35万亿欧元,并将债券购买期限延长至2021年6月底。面对欧元区经济二次探底的风险,12月10日,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将PEPP购买规模再增加5000亿欧元,至1.85万亿欧元,并将其延长至少9个月,直至2022年3月底。欧洲也推出了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TLTRO)。第三轮TLTRO优惠利率将持续到2022年6月,前一轮将持续到2021年6月。

日本央行采取了调整前瞻性指引、允许无限制购债的方法。日本央行不断扩大紧急抗疫注资计划,规模由75万亿日元增至110万亿日元;日本银行还提高了交易所交易基金和日本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的申购指标,将它们的年度申购指标分别提高到12万亿日元和1800亿日元;日本银行无限制地提供了充足的日元和外汇资金。

彭博经济研究(Bloomberg Economic Research)的数据显示,仅今年一年,美联储(Federal Reserve)、日本银行(Bank of Japan)、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和英格兰银行(Bank of England)就在量化宽松政策上投资了5.6万亿美元。据不完全统计,从1月到11月,全球央行降息200多次,全球超过60%的经济体利率不足1%,部分地区和国家进入负利率。

极度宽松的基调将继续

从以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为代表的各国央行年底发布的声明来看,未来全球货币政策将保持超宽松的基调。

未来货币政策主要呈现以下特征:

一是各大央行宽松政策短期内难以从超宽松转为正常。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潜在增长率一直处于长期下降趋势。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杰克逊霍尔年会上指出,美联储对中性联邦基金利率中心的估计已从2012年的4.25%降至2.5%。由于缺乏经济可持续增长势头,加上巨额财政赤字和债务水平,超宽松货币政策的退出面临困难。只有低利率、名义和实际负利率才能持续支撑经济复苏,抵消部分救助成本。货币政策的正常化将是一个缓慢而渐进的过程。

12月美联储会议期间,位图显示,联邦基金利率将保持目前水平,直到2023年,与9月位图一致。欧洲央行将PEPP购买债券的期限至少延长至2022年3月底。多个信号表明,主要央行转向超宽松货币政策需要时间。

第二,实际负利率将成为未来的常态。目前,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国家的利率已经接近于零,明年基本没有加息的希望。在12月的会议上,英格兰银行透露,一旦英国出现“硬英国退出欧盟”,英格兰银行就有可能实施负利率政策,以应对破坏经济前景的风险。欧元区和日本央行的政策利率分别达到-0.5%和-0.1%的历史最低水平,而丹麦、瑞士和匈牙利的基准利率为负。欧元区面临二次探底风险,日本经济复苏仍面临严峻挑战,加息无望。

第三,未来货币政策调整可能更多转向资产购买,量化宽松将在一段时间内成为常态。

第四,央行的货币政策将在同一个方向上不同步。总的来说,在超宽松货币政策的主调下,由于各国的经济抗风险能力不同,经济复苏的步伐也不容易,所以各国的政策会主要根据自身情况进行调整,可能会不同步。

短期来看,需要注意的是,随着市场流动性的稳定,一些紧急流动性支持工具可能会退出,其可能带来的溢出效应和金融波动值得关注。

极度宽松的政策有利也有弊

短期内,以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为代表的主要发达经济体央行吸收了上一轮金融危机的经验教训,进行了全面的流动性干预和灌注,避免引爆新一轮金融危机,为后续金融市场反弹做出了贡献,起到了非常明显的作用。同时,货币政策与其他宏观政策的协调也起到了支撑经济的作用。还要应对疫情,缓解实体经济。

需要看到的是,非常规宽松的副作用也非常明显。主要央行已经透支了本已有限的政策空间。

根据行业计算,自2009年(2015年12月)国际金融危机后美联储首次加息以来,G20新兴市场经济体和发达经济体的加权政策利率仅分别提高了0.73和0.92个百分点。但2020年全球降息后,截至10月底,加权政策利率较5年前分别下降0.14和1.87个百分点。受利率下限的限制,发达经济体通过非常规货币政策大幅扩大了资产负债表。2020年前10个月,美欧日三大央行资产负债表从14.7万亿美元大幅增至21.8万亿美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格奥尔基耶娃表示,“不太可能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

分析师认为,主要经济体的超宽松货币政策对经济的支持有限。这主要是因为危机并非源于金融体系本身,而是主要源于全球经济活动的停滞,造成个人和企业的流动性困境,进而引发金融市场震荡。超宽松的货币政策虽然有助于对冲经济一定的下行压力,但无法弥补整个经济体系的损失,难以从根本上支撑经济金融复苏。长期无限制的货币宽松政策所提供的无限流动性,使金融市场保持在低利率甚至负利率的环境中,助长了金融市场的冒险行为,助长了金融资产的价格泡沫。

如何应对巨额债务将成为后疫情时代的重要任务。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美国、欧洲、日本等发达经济体实施的超宽松货币政策导致全球流动性长期泛滥,利率水平长期下降,世界陷入超低利率和负利率的陷阱。一些分析师认为,各国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进行了大规模融资,并将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紧密结合,进一步使全球债务总额创下历史新高。发达国家的高赤字、高负债和低经济增长率之间的矛盾日益突出,一些发达经济体陷入了财政赤字货币化的困境,这将扭曲市场价格和资源配置,带来长期负面影响。低利率和高赤字也可能导致通胀预期。从中长期来看,全球通胀前景将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


以上就是深证成指2021年,各大央行将继续实施超宽松政策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晓维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