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揭发违规,被男同事威胁要解开腰带,大姐姐委屈落泪:太侮辱人了 中国股票

腰带,违规,威胁,同事,姐姐时间:2021-03-11 10:03:35浏览:176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斯女士是河南荥阳一家盐业公司的员工。前不久,斯女士发现公司一名司机违反公司规定,向经理举报。这种行为虽然维护了公司的利益,但也惹恼了肇事司机。

起初涉案司机只对三楼的斯女士说了几句影射的话,然后去一楼直接骂斯女士,两人立刻发生了争执。吵架的时候,他伸手解开了皮带。他称了称裤子,走向斯女士。在斯女士看来,这种行为既是骚扰,也是侮辱。

斯女士希望客户或公司公开向自己道歉,但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斯女士的公司没有妥善处理此事,这让她非常不满,所以她联系了媒体,希望得到公正。

记者采访了斯女士的几位同事,同事们都说,涉案司机在与斯女士发生争执时确实有猥亵行为。

公司领导说涉案司机在年底后已经被公司开除,也就是说涉案司机是否道歉与公司无关。

记者随后联系了与斯女士吵架的司机,对方在电话中向斯女士道歉,从而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首先我找到了领导,然后是媒体。为了得到对方的公开道歉,斯女士忙了一个多月。看了这个新闻,肯定有人觉得斯女士小题大做,太敏感了。

斯女士的故事虽然简单,但很有代表性。很多职场女性都遇到过类似的问题,潜在的违法者数量极其惊人。

北京大学法学院的《中国职场性别歧视调查》显示,每25名女性中就有一名曾有强迫行为,超过40%的女性饱受职场性骚扰之苦。

根据《2013年广州市女职工性骚扰调查报告》中的数据,70%的女职工受到过男职工的口哨、喊叫、黄色段子等骚扰,66%的女职工经常被男性评论自己的身体和外貌,32%遭遇过“恶心的肢体接触”,25%收到过色情短信或骚扰电话。

记者黄学勤也调查了女记者在工作场所的性骚扰问题。结果显示,80%的女性都遭受过不同程度的性骚扰。

44.5%的被骚扰者认为工作场所的性骚扰影响了他们正常的人际关系和社交网络,38.1%的受害者认为自尊受到了伤害,27.7%的受害者长期受到惊吓,18.7%的受害者甚至情绪低落,有自残或自杀的倾向。

对于女性来说,性骚扰已经成为不可避免的职场问题。

被性骚扰后,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斯女士一样为了尊严而死。据统计,54.4%的被骚扰者会选择离职或忍耐到底,34.3%会向管理层投诉,不到20%的被骚扰者选择通过法律途径保护自己。

被骚扰的人不愿意维权的原因是受传统观念的影响。他们认为被骚扰是一件很可耻的事情,说出来可能会被千百人指责。

其次,职场性骚扰往往难以界定和取证,即使愿意走到最后,也难以达到预期的效果。

如果受害者胜诉,他们得到的赔偿相当有限,赔偿金额通常不超过5000元,大多在1000元至3000元之间。骚扰者受到的惩罚相当轻微,很难达到有效的惩戒效果。

但为了得到这一点点补偿,他们不仅要撕伤疤给别人看,有时还要丢掉工作。

在广州一家塑料零件公司工作的刘女士,在年底的公司聚会上被她的外国老板骚扰和殴打。事发后,刘女士积极维权,但公司认为对其外籍老板的骚扰是无意的,只需口头审查。然而,刘女士很快就被公司解雇了。

之后,刘女士虽然通过法律途径获得了对方的书面道歉和3000元的赔偿,但也失去了工作。结果闹得沸沸扬扬,其他公司也认为她是“眼中钉”,刘女士很难在行业内找到理想的工作。

面对过度性骚扰,职场女性很难应对,但除了明显的性骚扰外,女性被像斯女士这样尚未构成性骚扰的同事冒犯的情况更为常见,维权更为困难。

现在全职家庭主妇越来越少了。这些被冒犯和骚扰的女性可能是孩子的母亲,也可能是某人未来的妻子。我们应该帮助这些弱势的劳动妇女,让她们有尊严地工作和生活。


以上就是揭发违规,被男同事威胁要解开腰带,大姐姐委屈落泪:太侮辱人了中国股票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晓维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